新闻中心最新政务本地社会评论深度湖北国内国际财经教育军事科技
陕西富平医生拐卖婴儿案昨庭审 张淑侠否认贩婴称"做善事"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正文 来源: 义马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9/8/13 15:34:00
原标题:陕西富平医生拐卖婴儿案昨庭审 涉事医生被控6次贩婴

陕西富平医生拐卖婴儿案昨日庭审,法庭将择期宣判

羊城晚报讯 记者孟庆利、通讯员王岛报道:12月30日上午,陕西富平产科医生张淑侠拐卖婴儿案在陕西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张淑侠被控贩卖婴儿6次,涉及被拐卖婴儿7人(其中1名婴儿死亡)。昨日,控辩双方围绕张淑侠在相关事实中是否欺骗被害人、是否具有从轻情节等问题进行了辩论。张淑侠在最后陈述中向受害者家属致歉,并希望法庭给自己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庭审结束后,法院将择期依法宣判。

昨日,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东秦法苑”对案件庭审情况进行了实时播报。

渭南市人民检察院的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张淑侠自2011年11月至2013年7月期间,利用其作为产科医生的便利条件,多次以新生儿患有疾病为由,建议家属放弃新生儿,先后将董某、王某、黄某、武某、贺某、尚某等人所生子女拐卖于他人而后将婴儿贩卖,从中获利1千元至数万元不等。

起诉书指控,张淑侠共实施拐卖儿童犯罪6起,涉及被拐卖婴儿7人。在张淑侠拐卖的7名婴儿中,有6名婴儿被公安机关依法解救并送还亲生父母,1名婴儿被张淑侠卖给他人后死亡。起诉书称,张淑侠应当以拐卖儿童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诉人的意见认为,张淑侠具有两项从重情节,依法应当严惩。意见认为,本案是一起典型的部分医护人员与人贩子相互勾结、贩卖儿童的案件,拐卖儿童犯罪严重侵犯了被拐卖儿童的人身权利,并由此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直接影响到社会稳定和谐,给受害者及家庭带来巨大痛苦,也给整个社会埋下了不稳定因素。

庭审中,辩护人还称,婴儿父母是自愿决定放弃婴儿并签字确认的,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应对被拐事实的发生负一定责任。

另据报道,与张淑侠拐卖儿童有关的事业单位人员涉嫌失职罪一案,渭南市临渭区人民检察院已于2013年12月23日向渭南市临渭区人民法院依法提起公诉。该案将于近期开庭审理。

经查,此案系一跨省拐卖新生儿案件,除张淑侠外,警方另抓获山西籍犯罪嫌疑人2名,河南籍犯罪嫌疑人3名。

事件回顾

2013年7月16日,陕西渭南富平县薛镇村村民董某在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分娩过程中,医生张淑侠以“新生婴儿患有先天性传染病及先天残疾”为由劝说家属放弃婴儿,并以2.16万元价格将婴儿卖掉。随后,婴儿家属向富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报案。接报后,富平警方立案并成立专案组,全力展开侦查。

8月9日,富平警方接到多起类似报案,先后立案查实5起。张淑侠等9名犯罪嫌疑人被警方刑事拘留。陕西富平县副县长李雷平、卫生局局长汲新民、分管副局长卞慈梅、妇幼保健院院长王莉、分管副院长姚军民和分管护理工作的工会主席宋粉玲等6人被免职。

新闻评论

打击人口拐卖必先打击“买方市场”

在舆论关切中,陕西富平医生贩婴案在岁末开庭审理。在当日庭审中,一条涉及陕西、山西、河南、山东等省的“贩婴链条”逐步显现。

这6起贩婴案形成节节相扣、分工明确、手法熟练的作案链条,凸显出我国当前人口拐卖犯罪现象的严重性。

“产妇有传染病”、“孩子畸形”、“花大钱也治不好病”……这些可以轻易戳穿、并不算高明的谎言为何能够屡试不爽?陕西省社科院副院长石英认为,张淑侠的这些说法正是抓住了产妇和家属们“看病难”“看病贵”的畏惧心理,对此应加快医保体系改革,使人人都能享受医疗保障,也才能使每个生命都不被轻易放弃。

中国政法大学反对人口贩运国际合作与保护中心主任张志伟认为,“买方市场”是打击拐卖人口工作中不可忽略的一环。

张志伟说,我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一条第6款规定“收买被拐卖的妇女、儿童,按照被买妇女的意愿,不阻碍其返回原居住地的,对被买儿童没有虐待行为,不阻碍对其进行解救的,可以不追究刑事责任”。收买行为不被追责,客观上纵容了非法收买被拐卖儿童行为,助长了拐卖犯罪的气焰。

张淑侠否认贩婴 声称在“做善事”

在陕西富平“贩婴案”庭审质证阶段,张淑侠一再辩称,自己并非主动贩婴,而是在“做善事”,但事实上,这已经是她两年内第6次通过潘某某贩卖新生儿。
 

“专家”身份骗取信任

30日上午9时,渭南市中级人民法院二楼大法庭。

自案发以来,被告人张淑侠首次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之中。站在被告席上的她身材不高,双鬓发白,神情略显疲惫,人们很难将之与曾经的“技术权威”联系起来,但正是这位“白衣天使”,亲手将多个家庭推向痛苦的深渊。

张淑侠的“技术权威”身份,让不少同事放松了警惕,间接为她的犯罪行为打开了方便之门,也让本应严格的院方管理制度成为“一纸空文”。陕西省卫生厅此前的调查显示,在发生在今年7月的贩婴案中,张淑侠曾先后指示3名产房工作人员篡改医疗文书,其中两名工作人员予以拒绝,一名修改医疗文书后未签名,而这三名工作人员事后均未及时向院方报告。此外,与产妇间的熟人关系,也让张淑侠的“好言相劝”并没有受到家属更多的怀疑。

孩子卖往河南山东多地

将婴儿骗到手后,张淑侠便将孩子卖给她的下线——山西省临猗县的潘某某。经调查,张淑侠每次获利约为2万元,而人贩子最终的贩卖价格多在4.6万元左右。其中,2013年4月,一名被父母遗弃的女婴仅被张淑侠售价1000元,而这个孩子在随后不久便告夭折并被遗弃。

在持续2年的作案中,潘某某的“贩卖地图”遍及河南内黄、滑县,山东巨野等多个地区,购买者多以农村夫妇为主。他们或因无法生育,或希望有个男孩延续子嗣,成了此案的“买方市场”。

至今认为自己在做善事

尽管在法庭质证阶段,张淑侠多次强调一再声称,自己并非主动贩婴,只是为被放弃的孩子寻找“着落”。同时,她否认以欺骗手段引诱父母放弃孩子。但来自富平县妇幼保健院多位证人的书面证言显示,张淑侠确有篡改病人病历的行为,这些证据也被法院予以确认。

检方的公诉意见认为,的确有3起案件的婴儿已经是在被家长主动放弃后,由张淑侠抱回家中,并无欺骗行为存在。但检方同时表示,新生儿因缺陷父母自愿放弃的情况下,医护人员作为中介促成收养关系,如果没有主动或被动获利行为,一般不追究刑事责任,但“张淑侠的行为并非如此”。

根据张淑侠的供述,自己与潘某某相识于一次门诊治疗,得知其儿子儿媳无法生育,便想帮助潘某某要一个孩子,而医院也确实有父母主动放弃孩子的情况存在。直到最后,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在犯罪,只是认为在“做善事”,“我不认识潘某某,不了解她的过去,根本不知道她是人贩子”。

尽管一再为自己的行为作出解释,但篡改病历、在不能确定孩子有缺陷的情况下便劝说父母放弃、有偿贩卖等行为,已经让张淑侠触犯了法律的“高压线”。检察机关的公诉意见中认为,从最初家属自愿放弃婴儿,到后来主动欺骗家属,“医德缺失、法律意识淡漠”“高额利润的诱惑”“长期未被发现心存侥幸心理”,是促成其犯罪行为的几大动因。(据新华社)


相关阅读:
XPEL www.suda1993.com
精华推荐
大家爱看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版权声明 | 联系我们 | 在线投稿 | 网站法律顾问
主管:中共义马市委宣传部 中共义马市委外宣办 义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
主办:义马电视台 承办:湖北江汉明珠新媒体有限公司
鄂ICP备08005737号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1710445
版权为 义马新闻网 所有 未经同意不得复制或镜像